推行「預設默許」提高器官捐贈率?

來源:Pxhere

訪問: 梁禮賢醫生
播道醫院放射科主管 顧問醫生

一如世界不同的地方,香港每年均有不少病人因器官衰竭等原因而需接受器官移植。根據香港立法會祕書處的研究簡報(2016),2015年香港每百萬人中只有5.8人於死後捐出器官,是「世界上最低的器官捐贈比率之一」,相比起西班牙的39.7人,香港僅及七分之一。為解決捐贈比率偏低的問題,前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高永文曾於今年三月表示,政府下一步可能會以「比較嚴厲的方法」,將現時的 「自願捐贈 」(opt-in)改為 「預設默許」(opt-out)提高捐贈率,此舉引起社會一輪爭議。為此,編者特意訪問曾擔任不同政府公職的資深放射專科醫生梁禮賢醫生,探討香港器官捐贈的問題。

對於香港器官捐贈率低的成因,梁醫生認為除了華人觀念、文化、宗教等老生常談外,人口老化亦是主要原因之一。香港人口老化問題嚴重,根據香港統計處(2016)的數字,2016年香港長者人口接近120萬,佔整體人口16% ,每六人當中就有一名是長者。人口年齡層的傾斜,令適齡的器官減少;加上相對於其他國家,香港因意外身故的數字較低,故而遺體器官的數量較少,兩者皆間接導致香港可捐贈器官數量較少,繼而影響捐贈率。

病人知識增加,醫生與病人關係改變

另一方面,社會中一直有言論指若醫生得悉病人是器官捐贈的登記者,或不會全力施救以確保器官的供應。此擔心令不少有意登記者卻步。梁醫生指言論反映病人對醫生不信任。近十數年來病人與醫生的關係一直在改變,醫生不再是多年前絕對權威的代表。隨著公眾對自身權益的認識,以及不時出現醫療失誤的報導,病人比起以前更關注自身於法律及醫療流程上的權益。例如要求病人簽署同意書時,醫生需更清楚地解釋相關條文,釐清雙方的法律責任。近年因醫療失誤而引起的法律案件有上升的趨勢。梁醫生指醫生現時更傾向使用防禦性醫療決策,選用盡量避免被病人責怪甚至法律追討的醫療方針。醫生每年需花費十數萬元購買專業責任保險,可見社會風氣及醫生和病人關係已有很大改變。不過梁醫生認為絕大部份醫生及市民仍然相信香港的醫療制度及醫生的專業,因登記器官捐贈而不獲盡力救治的說法其實並不成立。

器官捐贈並非政府要務,不會推行預設默許

被問及認為政府會否推行「預設默許」的器官捐贈模式,梁醫生認為現時政府所面對的醫療問題中,器官捐贈並非逼切的議題。加上「預設默許」的形式極具爭議性,提出前必須充分咨詢社會各界,所以梁醫生認為現階段政府並不會推行「預設默許」。

相對於器官捐贈,政府更需要處理醫療融資的問題。根據2016/2017年度政府財政預算案,該年度醫療衞生的經常開支為五百七十億元,佔政府經常開支百分之十六點五,較十年前增幅超過九成。隨著人口老化問題日益嚴重,醫療衞生的開支只會日益增長,而政府的開支卻不能無限制地增加,造成未來醫療資金的短缺。醫療融資的困境直接影響醫療資源、人力資源及拖長各項目的輪候時間,資源短缺的積壓更令已超出負荷公共醫療系統百上加斤。面對如此困境,相信政府不會將器官捐贈這種具爭議性而未見必要性的項目放於首位。談及爭議性,梁醫生指「預設默許」計劃定然引起社會反彈及激烈討論,相信尋求立法會通過時會遇上一定阻力,所以相信政府現時並不會推行該計劃。

政府無心無力,媒體造英雄更具影響力

面對政府資源短缺,梁醫生認為利用媒體「締造」英雄正是在現時制度下推廣器官捐贈的可行方法。透過表揚捐贈者,把他們塑造成戴上光環的英雄,非但令市民更關注器官捐贈問題,亦令教育工作更具說服力。

此外,推動器官捐贈亦倚重民間團體的輔助。梁醫生曾與團體到港鐵站派發傳單鼓勵市民登記器官捐贈名冊,可惜成效未見理想,不少大學生甚至表示毫無興趣,令其感到無奈。梁醫生苦笑指就連植根香港已久而又遠比器官捐贈方便的捐血活動都未能達標,又談何器官捐贈呢?

面對推行「預設默許」的阻力,加上政府對醫療資源分配的不足,相信政府於解決醫療融資前更傾向保持現狀,主要借助個別個案及民間團體推動器官捐贈,並不會為器官捐贈提出重大的改革。看來提高香港器官捐贈比率,追上歐洲國家的步伐仍有漫漫長路。

參考

  • 立法會祕書處(2016)。〈香港的器官捐贈情況〉。《研究簡報》,第五期。
  • 政府財政預算案(2016)。〈投資醫療〉。《2016/2017財政年度 政府財政預算案》。
  • 香港統計處(2016)。《香港二零一六年中期人口統計》。


作者簡介

梁禮賢醫生現為播道醫院放射科主管,是資深的放射科專業醫生。梁醫生畢業於香港大學醫學院,並獲頒Mary Sun Medical Scholarship,其後考獲放射科的專業資格。作為放射科的專科醫生,梁醫生是多個專業學會的院員,包括香港介入放射科醫學會、北美放射科學會、及美國介入放射學會。梁醫生曾於不同場合發表演說,分享經驗,並在過去10年發表了近25份學術文獻及超過20次演說。

梁醫生亦擔任不同社會團體及政府公職,例如醫療輔助隊高五級長官、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信託基金覆檢委員會成員等。此外,梁醫生亦有為新高中通識教育科編寫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