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生態

Over Fishing
圍網捕魚 (圖片來源:NOAA - C. Ortiz Rojas)

文成之博士

海洋跟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儘管在市區生活的我們未必感受到,我們的生計跟海洋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自1841年開埠以來,香港一直擔任東亞重要的貿易中心和轉口港。在176年後的今日,香港仍然以轉口港的身份為全球經濟發展作出貢獻。

香港是全球第四大船舶登記和第八大貿易經濟體系。位於藍巴勒海峽的葵青貨櫃碼頭是世界第六大貨櫃港,一年處理超過二千萬個集裝箱。在2015年,航運業為香港經濟貢獻1314億港元,僱用超過八萬五千人[HKTDC]。此外,香港有超過五千艘漁船,去年一共為香港帶來145,000噸漁獲[AFCD]。我們的養魚場亦為我們的餐桌貢獻3300噸海產 [AFCD]。香港人日常食用的海產中有28%是由本地漁業所提供的。

Seafood market in Sai Kung
在西貢的海鮮買賣 (Image: Wikimedia Commons)

我們依靠海洋謀生,但我們對它造成巨大的破壞,尤其在香港經濟起飛的1960至1990年代期間。當年,大家把對利潤的追求放在第一位,再加上欠缺相關保育知識,我們甚少關心經濟發展帶來的禍害。隨著香港的經濟發展,我們逐漸意識到這種自私的行為損人不利己,並且了解到我們有責任為下一代保育海洋。

過度捕撈已經導致全球魚類種群造成嚴重的破壞。超過75%的種群因為人類管理不善和欠缺有效保護政策而大幅減少,90%大型魚類已經在海洋絕跡。捕撈技術的進步意味著現代漁船能更有效把海域「清場」,使得各種群進一步步向滅絕。這不僅影響遙遠的海洋,香港水域亦深受其害。不少有經驗的年長潛水員經常講述維多利亞港在一九六零年代時如何充滿生機,然而現在看起來像一個荒蕪的沙漠。

人類對海洋造成的傷害是不可逆轉的,但我們仍然有機會挽救它。發展可持續水產養殖場可以降低對野生物種的壓力。除了投資傳統魚塘和養殖場外,香港同時亦率先開發垂直漁塘,未來可以利用市區的活化工廈進行養殖[BBC]。

Vertical fish farm
香港的垂直漁場

為了保護海域的水下環境,香港政府制訂了嚴格的環保政策。先是建立污水處理設施,確保污水不會直接排入海洋;再禁止拖網漁船及在海上傾倒廢物的高度破壞性行為。各大民間組織不時會組織清理活動以清理近海和沙灘上的垃圾,甚至有志願者協助遷移瀕危珊瑚礁和建立人工珊瑚礁。

Bluefin
藍鰭吞拿魚(image: WWF)

不幸的是,以上的努力只是杯水車薪,我們需要加大力度以讓海洋有足夠時間自然回復。我們要繼續投資海洋的可持續利用,不僅在政策和企業投資上,我們更需要相關的科普教育。對香港人來說,把大熊貓或中華白海豚當成桌上佳餚是一件荒謬的事,然而幾乎沒有人對於進食藍鰭吞拿魚或生魚片有任何保留或意見,但是他們正在咀嚼的肉是來自比白海豚更瀕危的魚類。

對於保護海洋,每個人都有他們自己要扮演的角色。為了我們的下一代,當你想品嘗海鮮前,想想它是否來自一個可持續來源;棄置垃圾前,考慮把它回收重用或是將它放進合適的回收箱。


作者簡介

文博士畢業於南安普敦大學工程科學。他研究無人潛艇的推進系統。 現於香港公司擔任項目研發經理